2019年4月16日 星期二

老鼠偷吃馬鞍,曹沖衝出來化解。

話說,曹操把自己心愛的馬鞍放在倉庫裡,有一天,馬鞍被老鼠咬破,管倉的很擔心會被降罪,被曹操知道後甚至會人頭落地。這事被曹操的小兒子曹沖知道後,曹沖不但沒有怪他,反而安慰他說別怕,這事我幫你解決。

其後,曹沖去找父親,更刻意把自己的衣服弄了一個破洞,裝出很愁苦的樣子讓父親看見。曹操問他為什麼發愁?曹沖說:「我衣服被老鼠咬破了,我聽說東西被老鼠咬破的人會倒霉!」。曹操安慰說,這事乃無稽之談,沒有這種事。於是,這時曹沖就把倉管員喊進來,叫他報告馬鞍被老鼠咬破的事。曹操聽到後不但沒生氣,更哈哈大笑,最終赦免了倉管員的罪。

曹操長子曹昂死後,曹操曾屬意將繼承人之位傳給曹植或曹沖其中一人,可惜曹沖很年輕就病死,更是在華佗被曹操斬了不久之後就病死,而曹植又不太爭氣,多次讓曹操失望。最終,繼承人之爭由曹丕勝出,曹操死後不久,曹丕順理成章登基為魏文帝。


輔仁媒體:

https://www.vjmedia.com.hk/articles/2019/04/16/192654/%E8%80%81%E9%BC%A0%E5%81%B7%E5%90%83%E9%A6%AC%E9%9E%8D%EF%BC%8C%E6%9B%B9%E6%B2%96%E8%A1%9D%E5%87%BA%E4%BE%86%E5%8C%96%E8%A7%A3%E3%80%82


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

司馬芳與司馬防到底是否同一個人?

1952年,有人在西安市西大街挖掘下水道工程時,發現了一塊不完整的石碑,出土時只有碑石上半,而且裂為三塊,殘長106厘米,寬98厘米。碑上的書體在隸楷之間,是隸書轉向楷書的一種過渡字體,具有一定研究價值。篆額:「漢故司隸校尉京兆尹司馬君之碑頌」四行、15字尚清晰。碑陽16行泐,中間兩行損,存142字。碑陰上部十四行刻屬吏名單,下部十八行殘不成文,可識者41字,此碑現藏於西安碑林博物館內。

碑上所寫的「漢故司隸校尉京兆尹司馬君」,這個司馬君的背景不論朝代、望族、官職以及卒年,對比《晉書·宣帝紀》,應該就是指司馬懿的父親司馬防。司馬防是河內郡溫縣人,生於149年,卒於219年,漢安帝時征西將軍司馬鈞的曾孫,豫章郡太守司馬量之孫,潁川太守司馬儁之子。司馬防有八子,分別是司馬朗、司馬懿、司馬孚、司馬馗、司馬恂、司馬進、司馬通及司馬敏,史稱八達。

不過奇怪的是……此碑文上寫的卻不是「司馬防」,而是:「君諱芳字文豫」,一個是司馬防;一個是司馬芳,一個是字建公;一個是字文豫。為什麼背景相若,名字卻有出入?那可能又要提到小編上一篇文章 https://goo.gl/XUiZtW 「唯我獨尊的年代」中談到的「避諱」。相信司馬懿的父親原名真的叫司馬芳,但因為要避曹魏第三代皇帝,曹操曾孫少帝曹芳的諱,因此「司馬芳」就被迫要改為近音的「司馬防」。

雖然說《晉書》成書於唐朝貞觀二十二年(公元648年),但著書者房玄齡及其他作者手中的典籍及資料,大多也是由魏、晉等朝代留下來的,因此典籍中的文字應該都已盡改為司馬防。至於立此碑石的又是誰?有學者認為立碑者是北魏寧遠將軍司馬准,司馬准是汝南文成王司馬亮的六世孫,司馬景之的哥哥。立碑時間大約在公元430年至454年之間,即司馬准去世之前。由於司馬准那個年代魏國、西晉及東晉均已經亡國,他已經沒必要去避曹芳的諱,因此碑文上寫回祖先的本名「司馬芳」實屬正常不過,至於為什麼一個字建公、一個字文豫,那就真的不得而知了……

在《火鳳燎原》故事中,第一回「王者的醒覺」在司馬懿夢中被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小皇帝,就是曹操的曾孫少帝曹芳。曹芳自八歲登基開始,直到被司馬師廢為齊王為止,一生都在司馬家的陰霾下當一個傀儡皇帝。想不到就因為他的「芳」字正好與司馬懿的父親一樣,而導致所有司馬家的後人都不能再用「芳」字去稱呼這位先祖。就算近代有碑石出土,仍難考究司馬芳到底是否就是司馬防,冥冥之中好像早安排了曹芳來報這一箭之仇,可能「這就是命運,誰也逃避不了。」


2019年3月7日 星期四

唯我獨尊的年代。

古代有一名詞叫「避諱」,意思就是如果你的名字其中一個字與剛剛登基的皇帝一樣,那麼在言談和書寫時,就一律要迴避,你可以用其他字代替,或是刻意將該字缺筆。而當要幫兒子取名時,更不能取跟當今皇帝的名諱中的字甚或同音的字,否則可能觸犯大不敬之罪。陸容《菽園雜記》稱:「民間俗諱各處有之,吳中為甚」,這種要求也曾經適用於漢字文化圈內中國的臨近國家,例如日本、朝鮮半島、越南、琉球等等。

「避諱」其實始於周朝,《左傳》說:「周人以諱事神,名,終將諱之。」《禮記·曲禮》載:「名子者不以國,不以日月,不以隱疾,不以山川。」明文規定取名之避。後來《左傳》又加上「不以畜牲,不以器帛」這一條款,遂產生「六避」,但當時同音或近音的字不用迴避。名諱兩字中,只有一個字相同,也不用迴避。

除了避名,有些時候連姓也要改,例如漢明帝叫劉莊,莊姓者在那個時候多半改成嚴姓。就連官位名稱也不可以與皇帝一樣,相國本來是叫相邦,為了避漢高祖劉邦的諱,「相邦」之後改為「相國」。而最明顯的就是秀才,由於漢光武帝劉秀的關係,東漢孝廉「秀才」改為「茂才」,到了之後的朝代,才改回「秀才」。還有「徹侯」,因避漢武帝劉徹諱,改為「通侯」。

另外,除了官位還有節氣,如現在日曆上都會出現,剛剛過去了的「驚蟄」,該節氣在歷史上原本被稱為「啟蟄」,本意為蟄蟲開始活動。到了漢景帝劉啓之時,為了避諱而將「啟」改為了當時發音不同但略近的「驚」字。但因為意思從「開始」變成了「驚醒」,時序略有不合,因此孟春正月的「驚蟄」與仲春二月節的「雨水」的順序也被置換。同樣的,「穀雨」與「清明」的順次也被置換。

《火鳳燎原》的主角司馬懿死後被追尊為晉宣帝,因此晉朝成書的《三國志》就要將蜀漢將領吳懿改為吳壹,避司馬懿的諱,司馬昭被兒子司馬炎追尊為晉太祖文皇帝。因此,就連生於西漢,四大美人之一的王昭君也要改稱為王明君;至於生於東漢的蔡邕女兒蔡昭姬當然不可避免,要改稱為蔡文姬。歷經東吳四朝的史學家韋昭,也因要避司馬昭的違而被改為韋曜。

不要以為前朝的人物要迴避現今的皇帝這事很奇怪,有時候傳說中的仙人也迴避皇帝,例如嫦娥本應叫姮娥,到了漢文帝之時,因為「姮」與漢文帝的「恆」字同音,因此「姮娥」在那時開始就被改為「嫦娥」,一直叫到現在。另外,因為要迴避唐太宗李世民,本來世人稱為「觀世音」的菩薩,後來就被逼將「世」字抽起,變成現在大多數人叫的「觀音」菩薩。在皇帝面前,觀音菩薩也要被逼去「世」,可想而知對皇帝來說,唯我獨尊是一件何等重要的事。
加入標題

2019年2月28日 星期四

陳某老師生日快樂。

今天是陳某老師生日,不經不覺老師已經踏入「不惑」之年九年之久,但他到現在仍是繼續「畫」下去,接近知天命之年的他,依然每天上班趕稿,為的就是要用自己的方式,把浩瀚的三國故事「畫」完!雖然《火鳳燎原》暫時不知道何時完結,但我相信有不少讀者會為了《火鳳》而為自己點燃七星續命燈的。在此祝陳某老師生日快樂之餘,更要祝他福如東海,同時也要祝各讀者壽比南山,長命百歲。

陳某的三國故事雖然暫時看不到盡頭,但陳某的三國故事之開端大家卻耳熟能詳!今年是《不是人》出版第二十個年頭,如此經典之作怎可能不以新的面目示人?密切期待!《不是人二十周年紀念本》,即將出版。

https://goo.gl/mH56ti


2019年2月13日 星期三

相識十六周年。

不經不覺,和太太已經認識了十六年,我們在情人節之前一日開始拍拖,所以紀念日特別容易記得。
習慣每年這個時候都會一起慶祝一番,而且會畫一個新icon送給太太,不過自從生了女兒之後,我們已經沒有時間慶祝,更由於最近非常忙碌的關係,連icon也只能抽空畫一個,我知道太太不會介意,所以我選擇了先畫女兒,至於我和她的,就有空才後補吧!
情人節前夕,祝我的大小情人情人節快樂。 




2018年12月31日 星期一

2018年回顧。

2019將至,回顧一下2018所做過的事,覺得今年真的過得很充實,由年初到年尾,每天放工就是趕回家照顧女兒,應酬比以前少了很多,由於爺爺嫲嫲對著孫女已經忙了一整天,所以收工回家就輪到我和太太接力。

年初還會和太太一起幫女兒洗澡,年中開始已經不用我幫手,太太一個人就可以,而我就負責做其他家務,洗碗拖地洗衣服等等。我覺得今年應該是我結婚至今做得最多家務的一年,雖然是很累,但只要回家能見到女兒就會忘掉一切,跟她玩更時每天必做的事。
女兒習慣早睡早起,晚上9點前一定要睡覺,即是當我做完所有家務時,女兒已經睡了。而早上就大多6點會醒,如果幸運一點,就會睡到7點,醒來要立即要沖奶給她,然後我們都要換衣服準備出門上班。
我覺得她的出現是用來對付我和太太的,因為一直以來我們的生活都是不到12點不睡覺的,而放假就會睡到天昏地暗,有時睡到中午才起床,自從女兒出生後,我已經從未試過睡到11點……上班也好像很少遲到。這是我以前一直未想過會發生的事情。
至於到了假期或星期六、日,就是我們對得最多女兒的時間,通常我們都不會約人,就算約都會帶女兒一起出去。如沒有約人,盡量也會帶她出去走走,雖然去的地方不多,大多離不開馬鞍山,但假期總要幫她放一放電。
雖然她一歲左右已經懂得走路,不過有時也會嚷著要我們抱,現在越來越重,有時帶她出街不願上車就要我們一直抱回家,如果跟爺爺嫲嫲一起出去,也會有4人分擔一下,若只有兩人帶她,就只得輪流抱,不過很多時我們都抱到腰酸背痛仍要堅持,現在終於知道原來做人父母是絕不簡單事情。
女兒出生至今一直有做的事,除了是家務之外,就是幫她拍照,然後做成月曆,至今依然有繼續做,不過由於一天不止拍一張相,所以選用哪一張才是最花時間的,現在只做到2018年8月,希望盡快跟上進度。
有時看著家中自己做的泳潼月曆,見著她一天一天長大,而且大得異常地快,真的有點覺得不可思議,現在她開始懂得跟我們互動,而且有問有答,是她學東西最快的時間。
來年女兒應該開始要報讀幼稚園,希望能找一間好的幼稚園,又或樓下最接近的,將來送她上學就不用那麼麻煩,相信到她上學了,又是一項新的挑戰,希望我們仍能應付得來,新的一年繼續努力當一個稱職的爸爸媽媽。
整段文字好像沒有提過我的工作,其實今年12月一直忙著趕書,明年一月也很忙很忙,手上有幾本多年來一直很想完成的書,終於可以落實出版,所以2019工作方面,應該是由年頭忙到年尾,又是對自己的一項新挑戰,希望能超額完成,新的一年,共勉之。














 




 

2018年12月21日 星期五

我的2份1。

今天是我的生日,有人說,只要你成為父母,生日對自己來說已經不再重要,因為凡事也應該以子女為先。而我的看法是,生日其實只是記下你什麼時候來到這個世界的一組數字,慶不慶祝其實沒關係。

只要記著,當你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,最辛苦的是你的母親,哭得最大聲的是你自己,而笑得最開心的是你父母或家人。因此生日最值得慶祝的其實一直都應該是父母,而不是自己,人大了就應該變成跟自己的父母慶祝。因此我認為我的生日對自己來說一點也不重要,反而女兒的生日和父母的生日要好好記住。

記得上年女兒出生當日,最辛苦的是太太,最開心的是我,而哭得最大聲的是我女兒,這印證了我所說的話,希望她長大後,記得自己的生日要跟我們慶祝,也要好好記著我們的生日。

對於女兒的生日,有一件事我覺得非常巧合,就是女兒的生日是6月11日,正好是我生日日子12月21日的一半。她的生日是我的一半,出生後用了我一半的房間,也搶了我的另一半,甚至連睡覺時間也比以前少了一半,我用了一半的薪水去養她,同時用了一半的時間去照顧她。

雖則如此,我卻一點也不覺得是一回事,反而非常樂意付出一切,因為在我心中,她就是我的全部。我不是當怪獸家長的材料,所以當她長大後,我應該不會給她很大的壓力,最重要是活得開心,每天過得無憂無慮,我就心滿意足了,這就是我今年的生日願望。